优美散文_优美的散文_优美散文欣赏_摘抄_必读社

  别过夏花的浪漫,走进秋叶的静美,一个不经意的回眸,眼前呈现出一个别样的风景线,树叶飘黄,菊花争艳,果味清鲜,那暖暖的波光映透着秋叶,也映醉了我的心田。每天的我却习惯坐在窗前,用心中的柔软,将文字串成念珠,书写在岁月的信笺上,那些明媚的或忧...

  儿时在乡里有一件逃避不了的事便是砍柴。那时乡里没有煤,没有电,更没有气,生火做饭全是用柴火。我们一家六口,父亲在外工作,母亲要教书,祖母岁数大了,妹妹弟弟们年纪尚小,我们家砍柴的事自然落到我的身上。天天要做饭,每天要烧柴,砍柴就成了我几乎...

  秋末的季节,望着从树上飘落的黄叶,目光锁定秋季里的金黄,追忆流水似的水木年华,还想找寻那抹记忆中的一点绿。一些风和日丽的话语已被风儿带走了,那落叶纷纷般的岁月,已被制成了标签,夹在生命的书本中,成为往日的一种回忆,定格成了一抹美丽的风景,...

  红薯就是山芋。红薯,叫着、听着都文绉绉的,显得不亲切。老家人称红薯为山芋,山芋像是我们的小名,有乡土味,被家人、同伴们叫着,听起来就格外的亲近。 我的老家在水稻产区,水田多,旱地少,本来不多的旱地除了种点花生外,全部种上了山芋。芝麻、绿豆之...

  童年在乡里最有乐趣的事是抓鱼。老家那垅田野便是我捉鱼的天地,那条小溪即是我快乐的源泉。故乡的水坝、水圳,小河、小溪里都曾留有我抓鱼的足迹;故乡的田野中时常有我捉时奔波的身影。儿时在故乡的那几年我愣是和鱼儿干上了,那些日子里我和鱼儿如影随形...

  我家的老宅,是一所黄墙黑瓦的土房子,如一位被岁月雕琢过却风韵犹存的温婉女子,又如老窖名酒,酒香浓郁。她装满了我真真的童年和我纯纯的感情,而我,常常会翻出这坛老酒,一不小心,就酩酊大醉。 醉了,就坐在老屋前,她那原木做的房梁和大门,没有雕过花...

  天井是江南农村一种特有的房屋格局。记忆中,家乡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兴起一股建房热,大部分古老建筑被拆除。近些年,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生活改善,仅存的几座也被拆除殆尽了。 与北方四合院的布局相比,南方住房的天井则显得玲珑别致,面积约两张长桌大小,...

  深秋夜晚的雨,在滴答滴答的下着。兀自独坐,点上一柱香,沏上一壶茶,在静静地听雨。屋内香气缭绕,吮一口茉莉花茶,沁人心脾。此时我沉浸在自己心造的听雨意境中,有种别样的滋味。 古今有多少人在这初秋的夜晚喜欢静静地听雨,由于心境的不同,听雨的感受...

  在我们乡下,虽然人们现在都用上了自来水,但是,村民们还舍不得遗弃我家门前那口老井,继续使用那井水。老井并不大,井口直径1米半左右,井深只3米,是用条砖和青石砌起来的,一副古朴的样子。 这口老井曾经是村子里人的饮用水源。井水澄澈透明,并且十分纯...

  离开家乡安仁二十多年了,每次回到家乡,总有很多话要说,总想做点什么。但能力有限,想为家乡做点有意义的事,并不容易。 县文联琼林主席约我写篇文章,谈谈乡土文化对我的影响。这一下勾起了我很多回忆,也让我重新思考家乡给我的滋养。 我的老家就在平背...

  赶乡场是乡村的节日,是小镇的一道风景。 到了赶场天,大家都往小镇赶。平时寂然的小镇,一时就喧闹起来。天才亮,就有脚步声响起,那是背着新鲜蔬菜的老人,他们要先行赶到农贸市场,在有利的路口占一个摊位,冒尖的蔬菜,青油油的,沾满晶莹的露珠。紧接着...

  每天的清晨,我都会到公园里去散步,那种惬意的心情仿佛自己是在进行诗歌创作。初升的朝阳,温煦的晨风,一些欢快的鸟鸣,都是一些灵动而飞翔的句子,令散步充满了一个全新的诗意。 记得在我小时候,每当茶余饭后,我便喜欢出去散步,在夕阳涂抹的黄昏小路上...

  在桂林,垂钓桃花江是惬意的休闲。 几十公里桃花江,最美是流经秀峰区一段的桃花湾。青山如黛,芳草如茵,绿树掩映,清流蜿蜒,江风拂过,心旷神怡。垂钓于此,不管能否钓上一尾或是几尾鱼儿,都是难得的享受。 立夏水涨过之后,桃花江里各类游鱼活跃起来。...

  家在升金湖畔,捕鱼是那个年代谋生的手段。夏天的夜晚,只要天气晴好,父亲常常和本家叔叔一起到湖里捕鱼。 没有机会上船,也不知道怎样打鱼,我就每天早晨跟着妈妈到码头上接爸爸。爸爸的船天蒙蒙亮就靠了岸,而在岸上,早就有鱼贩子在等着。父亲在船上就把...

  天空是熟悉的,月色是熟悉的,脚下的土地是熟悉的,扑鼻而来的气息是熟悉的,周围的一切都是熟悉的。 中秋节回家,是几天前就和妈妈说好的。 踏进家门,急不可待的呼喊,听到应答声,激动的心莫名地有些紧张,好在声音还是熟悉的中气足,转眼,就看到了熟悉...

  父亲对母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,要是我不在了,你该怎么办?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,差点将母亲带走。经过全力医治,命是保住了,但母亲的双眼,却是看不见了。 每次说到此,母亲总显得很乐观,像年轻人无所谓的口吻,说,凉拌呗! 父亲和母亲,住在乡下农...

  大雪以后,雾气也变得越来越多,严裹的晨雾夹杂着料峭的寒意,悄无声息地涌进城市的每个角落,将我们裹得严严实实的。 雾,是冬天的精灵,一旦降临,便如一张撒开的巨网,又似一帘垂落的纱帐,氤氲蓊郁,将树林和落叶浸湿,把整个世界都温柔地笼罩起来。置身...

  在茶楼里斟满茶水,暗香四溢,沉淀,是时光的颜色和味道。透过旧宅庭院被风掀动的纸窗,我看到院前花坛上的木槿正将层层枝叶舒展,花蕾在薄暮下吐露芬芳。 倚靠在门窗上的脸被风吹皱了。平日里,我们埋头于一切,甚至忽略了四季的更替,以及青草和花朵暗自枯...

  故乡并不多雪,每年下个一两场,意思意思,浅尝辄止。既让人体会冬天的快乐,又不会让积雪成为人们的负担,如此可爱的雪,自然值得期待。 在故乡,下雪似乎是一件喜事,每个人面对从天而降的雪花,都会露出快乐的神情,好像迎接久未归家的亲人,这是复杂而奇...

  转眼已是深秋,伴着丝丝凉意,有种入冬的感觉!秋天以它独有的云淡风轻,描绘了草木多彩的颜色,净化了河水的清澈见底,营造了远方村庄山峦的萧索。 秋天是路边枯黄的小草,在清晨的雨露中依然蓬勃生机不肯褪色。树叶由浅绿变枯黄,仿佛在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色...

  少了霓虹灯,即便是夏天,村庄的夜也比城市来得早。夕阳西下,屋顶上空飘散的炊烟渐趋隐退,西边最后一抹霞光与天空蔚蓝合为一体那刻,村庄开始被夜幕悄悄笼罩。 村外田野的知了开始歌唱,先是一只、两只,接着是十只、百只,最后,蝉声四起,此起彼伏,浩大...

  故乡的河水干涸了,河床里长出一湖凄凉的野草来。父亲在电话里如此叙说着故乡的变化,说是如今周围的村落像是被谁抽掉了一根神经,无论怎么看上去都显得有些不和谐了,还有曾经与水相依过的河岸秃兀在那里,像一个无依无靠的老头。父亲年纪大了,他说他再也...

  时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过,将其足迹深深地刻划在时空的隧道里。当人们还沉浸在那秋天的夕阳之中,初冬已悄然来到。撩开季节更迭的幕布,她似一帧帧凝固着的风景画卷,以庄严肃穆的姿态,缓缓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;又如一支古老的岁月歌谣,将那音符拾...

  百合素来高雅,洁净,给人纤尘不染、清新脱俗之感。 我的奶奶,最爱百合。 奶奶住在离小山不远的一间平房里。暗红色的砖,黛绿色的瓦,象牙白墙底,像一幅久远的山水画。平时她就爱种种花,养养鸡。 推开两扇古铜色的木门,眼前便闪进两排粉艳艳,青压压的百...

  每个从乡村走向都市的人,大概都有一个如梦如幻的村庄记忆,也有一个关于乡村的深深情结。因为它不仅仅包裹着我们的童年、少年甚至青年时光,还成为我们这些远离乡村的游子生命的根系。如果说,我们是苍茫天宇中飘浮的风筝,那么,乡村就是牵扯着我们的丝线...

  夜静,微凉,雨敲打着窗户。忽然想起小区门口那家茶社的一副楹联:静夜品茗听雨声,美人心语入梦来。想来,那应该是一种境界,今夜,我也品茗听雨声 我一直认为,茶是一种最能调动人感官的饮品之一。品茶,是一种享受,是一种品位,更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滋味。...

  冬天,你在山脚下,很难看到樵坪山上的雾。只有上了樵坪山,那雾便在山腰处开始游动了,有时雾浓,有时雾淡。这便是我上樵坪山最初见到的雾,是那样的轻柔缥缈,此时,我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,朦朦胧胧。 一 樵坪山上的雾,似乎只有在寒冷的冬天才会出现。 那...

  石上长竹,石竹开花,听说过吗?反正我没有,更没见过。于是,想去看看。 淌过三月的溪流,溪水很清,莺莺如百灵。缓缓水草间,小鱼儿摩娑我的肤肌,痒痒的。一座石拱桥,一畦白菜地,一泓秋池,一湾水田,一片松林,老家的模样没变。 老家没有竹子。小芳说...

  北方的冬天颇为寒冷,大雪常常不期而至,山脉、河流、房屋被装扮得格外耀眼,如同一面镜子,在阳光下,折射出万道光芒。从小长在北国的我,极其喜爱这铺满皑皑白雪的冬天。 俗话说,冬天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。而今年的冬天,故乡的麦地可不知披了几层...

  夜色阑珊,珠圆的雨粒,轻轻滴落在茉莉的叶脉上,纤尘不染,淡雅清新。南方的烟雨,有时很多情,温柔中带着幽怨,惆怅中携着隽远,细腻中藏着风情。夜,漆黑一片,昏黄不定的灯火,在路边摇摇晃晃,仿佛要睡着似的,无精打采,哈气连篇。寂寞的夜,柳枝摇曳...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